白原

all舅|欣all|无良脑洞|废文投放地|喜欢瞎bb|叫白原就好|

跟风沙雕段子
第二张表情包段邢群里收的

很久之前的脑了
因为太蠢编不出案子所以是纪录片里的
b站法医纪录片了解一下
不知道渣lof会不会吞清晰度
逻辑混乱

一个车头,试图开完

舅舅生日快乐啦。
我没用没赶出生贺来。
捶地痛哭

生日日期要过了,赶紧发一下了。
龙虞无脑小甜饼。

傻白甜袁伍段子
也许又傻又白不甜
tag打的我心惊肉跳

欢迎大家加群的呀!

lmw三月:

【师座特写+团长脱衣】
终于画完了,前后画了一个多星期吧,主要平时没那么多时间,都是抽空和熬夜画的,而且内容量有点大
下一步有点想画老鹰x张海涛,还在构思中_(:з」∠)_
顺便宣传下龙虞段邢qq群,号码:534648185
欢迎喜欢段段和邢舅以及段邢cp的小伙伴加入_(:з」∠)_

上次恶魔梗的脑
恶魔龙×虞
瞎写一点
开头是死啦和小太爷打赌能不能得到师座的灵魂




       “看见那人了吗?”
       “您认得他?笔直挺拔,不染于俗世……倒与常人有异。”
       “打个赌吧,他的灵魂会属于我。”
       “他的灵魂干净的找不到灰色,您如何满足他的欲火?”
       “我看的到他在渴望什么。”
      




       “谁?”
       虞啸卿深夜刚从酒宴上逃了回来。
       黑漆漆的屋子还没有点灯,什么都看不见,但他知道这里有第二个人。
       “请允许我……”
       那人话还未说完,冰凉的枪口便抵上了他的额头。
        “别这么激动,虞先生。”
        来人在黑暗中像是不知道头上抵的东西是真家伙一样,慢慢靠近着虞啸卿。
        他嗅着虞啸卿的满身酒气,便知道虞啸卿被灌了不止一杯。
        “滚远。在近就让你脑袋开花。”
       虞啸卿用枪口顶了顶向他靠近的人。
       “知道了知道了,您还是真是坏脾气。”
        面前人举起双手像是投降一样,止了步子。
        “何事深夜拜访虞某?”
        保持着持枪的姿势没动,虞啸卿借着月光想要看清面前的人。
        “想跟您聊聊,聊聊您想要……”
        “想要西进的想法。”
        这话一出,那人听见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谁告诉你的?”
        虞啸卿的口气骤然冷了下来,被酒气闷软了的含糊舌头也清楚起来。
        “我知道您跟您今个儿晚上见着的人不一样,您不想在这么个地方待着,将子弹给了那群gong匪,也不想谋个闲职,舒舒服服的看着举国沦丧。”
        “您想要一个机会,一个把砍刀砍到日ben人脖子上的机会,一个报国的机会。”
        “你是谁?”
        虞啸卿看不全面前人的脸,只能看到这人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的眼睛。
        “我是来帮您的,虞先生。”
        “我在问一遍,你是谁?”
        那人像是无奈的笑笑。
        “我是……龙文章。”
        “没听过这号人物,嘴倒是灵巧,怎么?一个会说漂亮话的匹夫?”
         虞啸卿对着名字一头雾水。
         “我也不瞒着您,我确是有能实现您愿望的力量。”
         “区区匹夫倒是会说大话,倒像今天席上喜欢吹嘘的王行长一样惹人生厌。”
         虞啸卿因为喝多了酒,腿肚发软,觉得没什么威胁便下了枪,毫无防备的坐在吱呀乱叫的椅子上。
        “只要您签了这份约,我就能实现您的所有愿望直到您满意为止。而您满意了,您的灵魂便属于我。”
          “哦?你到说说你怎样能使我满意。”
        虞啸卿调整了个舒服点儿的坐姿,点了桌前的灯。
        昏黄的灯光终于让虞啸卿看到了那个满嘴跑火车的人的脸。
       晕晕乎乎的看着面前背着光的龙文章,只有那双黝黑发亮的眼睛刻在虞啸卿的脑海里。
        “恶魔的力量。”
        “哈。”
        虞啸卿终究是没忍住笑出了声,这骗子的花样倒是多,连那西方的话剧都懂得。
        “既然读过几本书,干这骗人的行当做什么?”
       
       
       
       
       
  
  

    

    

大概是双哨AU
龙虞
迷。



龙文章的精神体和他一样接地气儿是条土狗。但这条狗不一般,因为不管干啥都像人一样。龙文章甚至起了名字。叫狗肉。虞啸卿的精神体是鹰。
狗肉喜欢呆在外面,经常瞎跑,龙文章也不管。
后来每天晚上狗肉有机会就往虞啸卿卧室里钻,往旁边儿一趴,安安生生靠着人家靴子睡觉。虞啸卿也不管,只是叫张立宪把狗抱着回祭旗坡,哦对了,管狗一顿早饭。
偶尔师座心情好些,甚至会和狗玩。
#今天的团座也想和狗肉一起摸进师座的卧室#


“太阳都晒着屁股咯,您甭睡了,知道昨天晚上狗肉去哪了吗?”
“它我管不着。”
龙文章在自己身上胡抓两下,又想睡过去。
“它又跑到人虞大少卧室里边儿去了!这个月第三次了。”
“哦哟,有种。比它老子有种多了。”
“您还真有自知之明。看您这架势,要不是怕被人家一枪崩了也准要跟着狗肉一块去。”
龙文章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我怕他那鹰啄死我。”
“感情您还知道怕啊?”

        是很长的瞎bb。
        到现在我还是觉着团团的低龄弹幕多。
        说,师座在团长面前做的一切都是苦肉计为了骗着团长卖命。
        呵。
       师座要真这么厉害落得个那么个下场?团长那么妖孽能被虚情假意打动?
        也不知道249是不是有意营造的,似乎总有人对师座刻薄的吓人,但对于炮灰们却宽容的吓人。
        细数弹幕黑点,从不给军需到扇巴掌再到底下的孩子们趁他病的时候出去到炮灰团撒野然后到没能上南天门救他。
        以上有人看不惯不喜欢我能明白。
        但要说的是,军需被克扣是不是师座的意思我不知道,但是扇巴掌我完全理解。
        哪一次师座没什么理由胡扇?你说团长干的对,呵。好处,有。但是,弊端有想吗?拿放日本兵进城那次,确实全城警戒了,但是付出了一户人家的命和整个禅达城对军队的不信任。你说他们安逸下去死的人更多。我没说安逸好啊,只是说师座打的有道理。
        还有那群娃去闹,是师座授意的?他们闹事的两次一次师座晕着,一次在找团长要办法。抓着现行罚啊。还有人觉得军棍少?自己打一下试一试多重吧再说十记军棍少不少。
        再说南天门。
        师座比谁都急啊,师座比谁都想四个小时攻上南天门。
        但他过不去。就算过去了,也无济于事只是送死。没人跟他去啊。
        难道让他在带着二百人送死?
        这些是大黑点。有了这些前提师座的一切便让人嫌他碍眼了。
        开头的征兵变成忽悠。
       谁不知道是飞机失事?难道师座前脚征完兵后脚  跟他们说“到时候把他们扔一个飞机上然后把飞机炸了。”
       后来过江后的庭审。
      正规程序骂个鸡儿,没有师座换成其他人团长连审都没被审可能都被枪决了。
      后来后来,师座的军靴踩出声音都要被人骂上两句。
      拿枪想自杀被骂怎么不真开枪了懦夫软包。
     这些刻薄话我不多说了,还有很多很多。
     大家我想也都看到过这些弹幕。
     也许有人又要说我是虞啸卿的粉不带脑子瞎狡辩胡说。
      那我再说说小太爷吧。
      直白一点,很早之前我记得我bb过我是因为欣欣补的团长。
      等于说对于小太爷我的初始好感很高。
      但是我骂了小太爷混账骂了二十多集,中间我消停了几集但是到了三十多集我又忍不住想骂。
      先给欣欣粉丝道歉了,但我发誓我就是在心里说说混账没想着打点字儿发弹幕膈应膈应喜欢小太爷的。
       从偷人家粉条到偷小醉的钱。
       弹幕也有骂混账的。但是,我意外的看见很多人说“生活所迫。”
        生活所迫于是战乱时期偷人家孤身一人生活的女孩的钱。
        真是生活所迫,可怜,又无奈。
        这个我记得很深。
        很多桥段都有弹幕为小太爷开脱的,但到师座就是清一色谩骂快要成为追团长的政治正确了。
        求求一些人发弹幕前先做个人吧。